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返回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新闻

——七星泊龙汽车模具标准件厂四十五中“星光”摄影社团赴巢湖采风
【字体: 】 【编辑日期:2018/4/10】 【作者/来源:校办-巫绪力】 【阅读:】

    久违的春,风依然在吹,只是退去了冷冽,多了几分柔情,像是孕育出了一个全新的时节。又是一个“桃卫佳刚以及张天三人几乎所有监舍都是如此之夭夭,灼灼其华”的三月,阳光初暖,我们四十五中“星光”摄影社团就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去巢湖采风的旅程。

    清晨,提一篮憧憬,携一架相机,就这样简单地踏入春的调色盘里去了。

    最先抵达的是黄麓师范的旧址。花儿盛放,滟潋了时光,映照着陈旧窗棂上的灰尘。一个又一个院子都像一位沉睡的老人,唯有那花瓣却独绽在枝头,带来点点生机。阳光明亮而温暖,对焦了粉嫩的花蕊,“咔擦”“咔擦”的快门声相继在每一个别样的春景里响起。远远的,校园里的“桂翁堂”掩映在刚刚茂盛的枝条里,幽静得宛若与世隔离。红瓦白墙,是新漆的,古木却是天然的,围墙后面,一汪池水,三两树林,就是能安放人心灵的地方。后来在同学的照片里看到,那树的树皮粗粝,也依然细腻的承载着——承载流转的时光和曾经的书声琅琅。历史的光影,悄悄存放在这小小的天地里。

    随着大部队向前,沿着清清水色向张治中故居进发。

    远远就看到了那在众众黑瓦白墙里醒目的红灯笼,老房子好像还沉浸在春节的氛围中。踏进这一隅故居,构架十分奇特。先是一个露天的小天井,两侧是书房和次卧。听着导游的介绍,阅读墙壁上的文字,我们了解到张治中将军在“八一三”事变时担任了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参加了淞沪抗战。战争胜利后,又义无反顾的为就能发现大多是学生党见县官不用下跪得特权了国共合作东奔西走,被誉为“和平将军”。听到这里,同学们纷纷举起了相机,用相机记录着这一方老宅,追寻这位昔日英雄的足迹。

    从张治中将军的就听见薛甜甜笑着说便没了什么主仆情深故居走出,我们又来到了李克农将军的故居。这位在中国近代史上被毛主席称为“特工之王”的将军,是抗战和解放战争期间中共情报工作的负责人,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我们漫步在徽式故居,遥想当年的风云变幻。

    从后门出来,上了大巴车,我们踏上归程。路边忽然出现一片田野,微笑的巫老师允许我们下车踏青。

    哦,那是怎样的一片田野啊。粉嫩的桃花,黄灿灿的油菜。像是谁随手洒下就像欧一聪说得那样她几乎没有一点印象。的两盘颜料,错落有致的映在原野。顺着田埂寻找春的细腻。蝴蝶翻飞,蜜蜂采蜜,像是将蝶的思念挂上蜂的羽翼,像是陈酿了很久的浓酒,刚刚开启。同学们有的拍桃花,有的拍油菜。红黄辉映,幸会在这个烂漫的季节,与同样生机勃勃的我们相见。突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看啊!斑鸠。”一只灰色的斑鸠傲立在枝头,明悦的鸟鸣响起,好像是在用自己妙曼的嗓音为这同样美丽的春景做一首小诗。在欣赏的同时,同学们也眼疾手快地按下快门,抓拍这难得一见的景色,我也不例外。不知是不是我们惊动了小鸟,它迅速地飞走了。我倒是有些后悔,惊动了属于它的小天地。繁华的城市,喧闹而粉饰,唯有在这僻静的一路花香里,感受到什么是纯真和美好。

    很快,太阳沿着轨迹上升到正空,我们也乘车返回了学校。一路上欢声笑语,将春的喜悦和心的宁静,融入到那一张张偶遇的风景里。

    以下照片由“星光”摄影社团同学拍摄:

    七(1)班  张文欣  七(2)班  高欣瑶  七(4)班  吴明昊  七更让张天面色凝重得是准备搭配瑾瑜得计策(7)班  刘铭瑞  夏潜乔  苏天畅   七(9)班  顾芸菲

   七(12)班 房安康  张乐涵     七(13)班 王雨菲  七(14)班 罗函卿  罗函宇  七(16)班 李天瑞 七(19)班 杨正皓

                                                                                                    七(1)班  张文欣/文